石榴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开启左侧

【偏偏要做你的M】(4.18)【作者:deltat】

[复制链接]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会员注册

x
字数:5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18章
  打开箱子,又不急不慢地撕开几层瓦楞纸后,我才看到,那里面是一根铁链——和一般的铁链不同的是,铁链的每一扣上都有着吓人的尖刺。
  当然,为了方便吴小涵手持,在铁链的一端,还有着一根木柄[1]。
  上次用钉鞋踩踏的经验已经证明了带钉刺的东西能有多可怕,所以,我一见到那铁链,霎那间就被吓坏了。
  若是用这可怕的东西来抽打我的话,恐怕会彻底将我打残打瘫痪吧。
  哪怕没有那些尖刺,光是这粗粗的铁链,就足以把我全身打肿,抽得四处软组织挫伤——甚至,如果用点力气的话,把我打骨折都不是什么难事。
  而那些又尖又长的钉刺,要抽打在我的身上,大约会深深戳进去——若是力气大些的话,大抵都可以直接把骨头戳碎。
  我一边想着,身体已经自己开始挣扎着企图逃脱。
  再不逃开,这次进了医院,恐怕就不只是一两个星期的事情了。
  可是吴小涵却很享受看着我这种无助挣扎的样子。
  她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脸:「怎么了?害怕了吗?」
  「我……这……这也太可怕了……」
  吴小涵的手稍稍抬起,很快变成了一记用力的耳光。
  响亮的声音过后,我的脸上只留下了一阵滚烫。
  她的语气开始充满鄙夷:「所以呢?你这就想逃了?」
  「没……没有。」我当然只敢这么回答。
  「没事,继续挣扎呀。」她开始得意:「我就喜欢看你拼命挣扎的可怜样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反而冷静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挣扎是完全无用的,身体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而吴小涵提起了那根可怕的带刺铁链,握住木柄,轻轻戳向我的胸口,让铁链紧贴着我的皮肤垂在我的胸前。
  「怎么样?」吴小涵对我说:「我的小可怜,你怎么不挣扎了?你倒是继续挣扎呀?你可以猜猜看,你的挣扎,是能逃脱呢,还是成为我更狠地惩罚你的理由呢?」
  「我……」我吓坏了,简直语无伦次:「学姐……你……可不可以……」
  「怎么了?」吴小涵问道:「别忘了,刚才在沙发前,是你说我想把你打成什么样都可以的,是你自己求我把你打烂的。」
  「我……我没想到你要用这种东西打我……我……这东西太可怕了……」
  她听我说完,把那可怕的铁链轻轻垂到了我的胯间,那冰冷的铁刺轻轻触到了我疲软的肉棒,让我心里一寒。
  而她又口责问道:「所以,你是知道鞭子和藤条并不能真的把你打烂,才做出那种虚伪的承诺的,是不是?」
  「没……没有……」我知道此时只能认怂:「我只是……」
  她打断了我:「好了,那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吧。你究竟愿不愿意被我打烂呢?」
  「我……」我声音有些发抖:「我愿意。」
  「你确定吗?没事的,如果你说不愿意的话,我保证不会怪你的,我会把你放下来,不打你。」
  「我……」虽然犹疑了片刻,可是看着她,这个让我完全无法说出一个「不」字的女神,我终究还是只能说出:「我愿意。」
  「那你就最后再求我一遍吧。」她说道。
  「求求你,小涵学姐……」我低声说道:「你用铁链打我吧,打烂我吧。」
  「乖啦,小冬瓜。」她捏捏我的脸:「不过,我还是去换双靴子吧。不然,一会儿你的血液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弄到我的脚上,那可就不好了呢。」
  于是,吴小涵走出了房间。
  等她再进来时,她的脚上已经是一双冷酷的皮靴了。
  吴小涵提起的那可怕的铁链,朝我的身后走去——铁链在空中晃荡出的声响,都让我心惊胆寒。
  终于,金属相互碰撞的声响猛然变得响亮——我知道铁链已经挥起了。
  那铁链很快划过空气,狠狠抽打在了我的屁股上。
  我感觉得到那些尖刺在击中的一瞬便戳入了我的身体,而很快又在铁链的拉拽下,撕裂开我的皮肉。
  「啊啊啊啊啊——」我疯狂地抽搐着,努力喊出:「一……啊……谢……谢谢学姐。」
  「看起来,你好像很疼啊。」吴小涵说道。
  「是……很疼……」
  的的确确,我的屁股从来没这么疼过。
  细的藤条带来的是表皮灼烫的锐痛;粗一些的藤条或是皮鞭,就是让里面的肌肉大面积的极度酸痛;而针头或钉子的穿刺带来的是刺入体中的局部刺痛。
  可是这铁链,却是同时包含了以上三种疼痛——尤其是那酸痛的程度,因为铁的重量更重,而还要强烈许多。
  甚至,除了这三种疼痛外,还要额外承受钉子活生生把皮肉撕扯开来的更加可怕的惨痛。
  吴小涵摸摸我因咬紧牙关绷紧肌肉而扭曲了的脸庞:「既然你都疼成这个样子了,那我就忍不住真的……」
  她凑到我的耳旁,用魅惑的嗓音小声说道:「……很开心了呢。」
  我无力地点点头,示意我都听到了。
  吴小涵并不满足:「那……你现在想不想让学姐继续开心呢?」
  「想……」
  「可是……学姐有点不忍心呢。」
  她那嘲弄的语调,摆明了她根本没有半点不忍心——她这么说,仅仅是提醒我让我主动求她而已。
  我明白这一切——她也知道我明白这一切。
  就算明白,又能怎么样呢?
  她是我的吴小涵,她想要的,我就该无条件地去满足。
  我于是开口:「小涵学姐……求求你不要不忍心……你打我吧。我就是用来给你打的。」
  「真的吗?」吴小涵再次故意装出无辜。
  我点点头:「嗯。你打我吧,算我求你的。」
  事实证明,我们都很喜欢这样的表演——她装作她善良而无辜,毫不想伤害我;而我装作一切都是我在求着她虐待我。
  大约是因为,在我的心里,吴小涵就该是无辜的吧。
  而在吴小涵的心里,她就喜欢看到我主动犯贱求着她虐我的样子。
  于是,吴小涵挥起铁链,又一鞭狠狠抽向我的屁股。
  我惨叫失声,再次抽搐起来,过了几秒钟才算面前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肌肉,报道:「二……谢谢学姐。」
  虽然看不到自己的屁股究竟怎么样了,但是,从地上迅速增多的血滴,我大约能猜到一二。
  吴小涵又残虐了我的屁股几鞭之后,转回了我的身前:「应该打一打你的正面,让你亲眼见识见识这东西的威力的。」
  铁链不由分说,直直抽向了我的大腿。
  吴小涵有意击打大腿的外侧而非内侧,以免尖刺不慎伤及血管。
  毕竟,她想要的是我的痛不欲生,而不是真的造成生命危险。
  那一击立刻让我下身全然失去力量,整个人向下瘫倒——只是有着绳子吊住我的双手,我其实根本无法倒下去。
  「啊啊啊啊啊……」在刑架都被我拉扯着发出吱吱的响声时,我艰难地报出:「九……谢谢学姐。」
  等剧痛稍稍过去,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尖刺果然拉开了一大条伤口,比钉鞋撕开的口子还要大不少。
  另外几颗尖刺也都留下了明显的划痕。
  而其余的地方也很快瘀青起来——大抵便是铁链实在很重,带来的钝击效果拔群。
  两侧大腿就这么挨了几鞭之后,我终究忍不住开口求饶了:「小涵学姐……我……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会儿……」
  我知道,指望她在打烂我的全身之前就放过我,无异于痴人说梦。
  我能指望的,仅仅是她先让我休息一会儿再继续,给我一点点喘息的时间。
  「这就不行了呀?」吴小涵说完,铁链又重重地砸到我的耻部。
  铁链的末端甚至正正砸在了我那疲软的肉茎上——只用一击,就足以让那块象征着耻辱的破肉飞溅出血花来。
  「啊……啊啊……」剧痛终于让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带着哭声艰难地求饶:「十四……谢……谢谢学姐……学姐你放过我吧。」
  「小可怜,你好像哭了呢。别这样嘛,学姐看到你哭得一脸都是眼泪,可是会心疼的呢。」
  嗯?这不科学——就算吴小涵真的心疼,她也不可能此刻说出来。
  果然,她很快补充道:「你要是再哭,我就只能把你的脸也打烂了,那样我就看不到眼泪了,不用心疼你了,对吧?」
  我立刻被吓得闭上了眼睛——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有效的憋住眼泪的办法了。
  很快,铁链又一次重重抽打到我的背上——我强忍住眼泪,小声报到:「十五……谢谢学姐。」
  十六、十七、十八……我一直数着,直到三十。
  我的后背早已被温热的鲜血盖满,大抵已经被撕开了许多条口子。
  不过,吴小涵有意地都鞭打在我脊背的两侧,避开了脊椎,以免真的给我的脊椎造成什么伤害。
  毕竟,真的把我弄出什么影响基本生活的重伤来,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好处。
  但皮肉的伤痛已经足以让我疼得几乎已经虚脱,全身无力地垂着。
  吴小涵走到我的面前,问我说:「怎么样,喜欢吗?」
  我摇了摇头——这疼痛的程度已经足以抹杀任何生理或心理的快感或兴奋了。
  吴小涵则伸手摸了摸我的肚子:「你看,你的肚子还没怎么被打呢。」
  的确,吴小涵今天还没有打过我的肚子——不过我的肚子上因为先前的鞭打而留下的伤痕还纵横交叠着——那些伤都至少是一个月前的了,因此早已不剩下痂,只剩下再过许多年都无法完全消除的深色痕迹。
  我只能淡淡答道:「噢。」
  我知道,我没有任何办法组织吴小涵对我的肚子下手。
  「怎么了?不想让学姐打几下吗?」吴小涵故意做出微微责怪的语气。
  「没有。我听你的,学姐……」
  我知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绷紧自己的腹肌,试图减少那铁链的抽打对我内脏的伤害。
  果然,铁链随着清脆的响声被挥至空中,然后朝着我的肚子袭来。
  「啊——嗯——呜呜呜——」我艰难地承受住那抽打,而抽打带来的冲击还让我的整个腹腔在震动着。
  等最最剧烈的刺痛过去后,我没忘记报数:「三十一——谢谢学姐。」
  一条青紫色的瘀痕,配上渗着血的小点,又加上一道被尖刺划开来的伤口,横在了我的腹前。
  吴小涵没有停下——她继续着狠毒的抽打。
  在抽打了我的肚子几下以后,她开始自由地随意抽打起我全身各处。
  她很是享受——甚至还试着从她的身后把铁链甩过她的肩膀打到我的身上。
  她并没有练习过武术什么的,于是用这样的打法时,自然无法准确地瞄到某个部位,只能全凭运气。
  我也只能乞求上天眷顾,不要正好打得我骨折或者大出血。
  但是,吴小涵对于铁链并不是很熟练。
  在打到第五十多下的时候,吴小涵一不小心,没控制好距离,离我远了一些。
  于是,铁链只有尖端碰到了我的身体。
  而铁链比藤条或鞭子要重不少,尖端掠过我的身体后,整体依然带着向下的角动量运动着。
  吴小涵躲避不及,被铁链打到了她的大腿上。
  她的手上已经即使做出了向上反甩铁链的操作,于是铁链上的力量倒是已经少了不少,没有给她造成什么钝伤。
  但是,铁链上的尖刺,还是刮到了她腿上的皮肤。
  因为力量较小,尖刺并没有深深戳入她的皮肉里,仅仅是把划了一个浅浅口子。
  但那伤口还是很快泛红,渗出了一丝血色。
  毫无防备的刺痛让吴小涵「啊」叫了一声之后,蹲了下来。
  我原本已经疼得神志都有些恍惚,见到这一幕,却立刻惊醒,脱口喊出:「小涵学姐!你没事吧?」
  「没事。」吴小涵说着站了起来——她显然不愿意在正在凌虐我的时候,露出她娇弱的一面。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小涵学姐受伤出血——我心疼极了,本能地自责道:「对不起,小涵学姐,对不起……都怪我。」
  虽然每一鞭都会让我本能地微微向后躲一点;但是,如果刚才那一下我没有向后躲,而是向前挺的话,也许,我的小涵学姐就不会受伤了。
  「不怪你。」吴小涵咬着嘴唇冷冷地说道。
  「小涵学姐……你要不要处理一下伤口……」
  吴小涵却冷冷地命令道:「你还没资格来心疼我,你挨打就行了。」
  说完,她提起铁链,继续狠狠抽打上来。
  又一阵猛烈的剧痛后,我老老实实喊出:「五十二——谢谢学姐。」
  接下来的鞭打依然疼得要命,可是,我不得不强逼着自己把身子往前挺,以免再不小心伤到小涵学姐。
  仅仅打到第六十下的时候,我全身出的血就已经太多了——地上积起的血水,已经连成了一片猩红的水泽。
  于是,吴小涵不得不停了下来,用纱布裹起了我的身子,把我从刑架上解了开来。
  经历了那么多下惨绝人寰的鞭打,我早已没有半点气力,走了两步避开地上的血后,就立刻就瘫倒了一旁的墙角。
  而吴小涵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用靴底踩到了我胯间,竟是搓揉起来。
  她以前几乎从不会这么玩弄我的肉棒——大抵因为M的性器是没有资格得到快感的缘故。
  可是,自从我彻底阳痿之后,这种玩弄便有了很强的羞辱意味,于是她也就开始喜欢上了。
  又或者说,一根硬不起来的肉棒,在她的鞋底面前,只可能一次又一次自取其辱。
  当然,她没有让我射精,便狠狠踢了一下我仅剩的蛋蛋,然后在我的惨叫中把靴子伸到了我的嘴边,让我为她舔舐干净。
  两侧靴子都舔干净之后,吴小涵还抬起脚,把靴子踩到我的脑袋上,把我从靠坐在墙角的姿势给一直压到了全躺在地上的姿势。
  最后,吴小涵还不屑地往我脸上吐了口唾沫,又轻蔑地踢了踢我的脑袋,嘲笑道:「硬不起来的废物,果然就只有被虐一个功能了呢。」
  然后,她才兀自走出了调教室,剩下我一个人躺在墙角望着天花板。
  连被残虐得几乎散架之后,就以为可以得到一丝温存,可却只是得到了更多的羞辱。
  眼泪在我的眼眶里不停打转,终于还是没有流出。
  我止住血,又才努力地爬出调教室去。
  吴小涵已经自己换上了拖鞋,正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脑写着什么东西。
  我爬得前所未有的艰难。
  那铁链带来的挫伤效果实在可怕,我每爬一步,都感觉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在疼,每动一下,都在撕裂着自己的骨架。
  我一路爬着,一路不停因疼痛而呻吟着,几乎都又要哭出来。
  终于,忍受着这不止的剧烈酸痛,我还是歪歪扭扭地爬到了沙发跟前。
  吴小涵的兴致已经下去了,见到惨烈无比的我,只是说道:「对不起,小冬瓜,今天可怜你了。那天我在网上见到这个铁链,就想买来虐你,也没征求你的意见……然后今天又把你虐惨了……」
  「没事的,小涵学姐。我只是你的M呀,本来就不用征求我的意见的……」我从呻吟中挤出话来:「我……我喜欢被你打的。就是……今天这个……」
  我本来想说「今天这个实在太疼了」,可是怕吴小涵又自责,我终于还是没能说出。
  在沉默的一瞬,我回过头,看到了吴小涵左腿上那血红的伤口——那个被铁链不慎划开的伤口。
  「小涵学姐,你还疼吗?」我问道。
  「没事啦,」她温柔地说道:「我这只是浅浅的伤到一点点而已。你全身都是比这深得多的伤口呢,你都不怕。」
  「可……这怎么能比呀?我本来就是用来虐的,本来就已经全是伤了,可是你——」
  是呀,吴小涵那一双完美的腿,本没有半点瑕疵——大约没有受过什么伤害;此刻,却因为我的错,被划开了一道明晃晃的伤口。
  「没事啦,」吴小涵说:「我把你虐成这样,我都没心疼你。你干嘛心疼我呀?」
  「因为……你是我的小涵学姐,我的主人呀。你把我虐成肉泥都没关系,可是你一点点伤都不应该受的。」
  的确,我宁愿自己被千刀万剐,也不可能忍心看到我最爱的小涵学姐受一点点伤的。
  想到这里,我心疼地把自己的嘴唇轻轻地贴到她大腿上的那个伤口上。
  吴小涵见状,也没有责怪我妄自触碰她的大腿,只是伸手抱住了我的脑袋:「我没事的啦,小傻瓜。」
  「你伤口要不要消毒呀?」我又问道。
  「铁链上当时倒是还有你的血呢,」她开玩笑地问道:「你没有什么传染病吧?」
  「我有抖M体质,不知道会不会这么传染给你呀?」
  「哼。你难道想看我也被虐成你现在这个样子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只是想象了半秒钟,就整个人都不好了,瞬间没了开玩笑的心情,只是连连摇头:「千万不能那样……」
  而她只是柔柔地笑着,低下头看着像个傻子一样的我。
  愣了半秒后,我说道:「我去给你拿创可贴吧。」说着,我便跪着向放药箱的柜子爬去。
  「我自己去吧。」吴小涵说道:「你都疼成这样了,就别动了。」
  「不行,」我坚持道:「你是我的主人。你坐着。」
  我于是拿回创可贴来,小心翼翼地为吴小涵贴上,保护好她的伤口。
  她拍拍我的脑袋后,打趣道:「好啦,放心吧。你看看你自己身上的伤口吧——你身上的伤口,怕是用一千个创可贴都贴不过来了吧。」
  的确,铁链抽打的效力确实是很可怕的。
  尖刺划开的伤口,有几处看起来比钉鞋留下的伤口或是腿上画「M」的时候留下的伤口,都还要深。
  而击打带来的钝伤,让我全身都成了可怕的青紫色。
  这还是在吴小涵因为怕被铁链伤到,终究没有敢太用力打我的前提下。
  好在,正因为她没用太大的力气,加上大多数时候她避开了关节或是离体表较近的骨骼一类的特别脆弱的地方,所以,我终究没算伤筋动骨。
  只是我一坐下来,屁股便酸疼得受不了;跪着,腿上的瘀肿折磨得我生疼;躺着,背后的伤痛又让我痛到发抖。
  我只有站着的时候才能勉强从疼痛肿解脱;可在家里的时候,我又偏偏是没有资格站着的。
  终究,我也还是只能侧躺在地上辗转反侧。
  这次虐待并不是在晚上——而是在周六的午后;此刻一切结束之后,也仅仅是三点钟而已。
  吴小涵下午本来还约好了要去和朋友一块儿去逛逛街、一块儿吃个晚饭。
  她有点不忍心把一身是伤的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本准备跟朋友说她不去了。
  不过,有我劝慰她,当然是能帮她消除这种不忍的。
  于是,帮我的女神换上高跟鞋后,我便呆在家里等她回来了——一身是血的我,根本没法穿衣服出门。
  留在家里,我也实只是把调教室的血迹都清理干净,再没有气力做别的家务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石榴社区论坛

联络我们:shiliubbs@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